pt熊之舞|那路,那人

“千年的黃河水不清,跑口外跑了幾代人,千年的黃河滾泥沙,走了大人走娃娃,輩輩墳裏不埋男,窮骨頭撒在土默川……”心酸的淚水被曆史留住,晉商的輝煌彪炳千秋,祖先留給pt熊之舞們無盡的精神財富,當有一天,我們去向祖先報道時,可以驕傲的說:“我們到了!”

從山西晉中出發,我踏上了你們曾經流過汗,流過血乃至付出過生命的“雁行古道”。這條路一直北上,直達塞外草原,漠北他鄉。沿途老式的房屋,古老的松柏,厚重的黃土高坡就是你們的見證,就是這段數千余公裏長征的見證,見證了大漠風沙中的陣陣駝鈴,見證了喬家“複盛公”,王家“大盛魁”的建立,見證了山西商人的鐵骨铮铮……

習慣吧!聽著,聽著,老爸就敲門了。我知道,他是要我gotosleep。嘴裏答應著,可壓根沒往心裏去!依然我行我素。老爸見我對他排山倒海的敲門聲“聽若惘聞”,只好乖乖就範——回去睡覺了。聽著老爸的關門聲,心裏一陣竊笑。

路,毫無顧忌地向遠方延伸,延伸到未知的地方,而人總是不斷沿途跋涉,跋涉到夢的所在。那路,那人,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,用低沉的嗓音,講述一段追夢的曆史。

——題記

漫漫西口路,鑄就晉商魂!

“用你給我的翅膀飛,我不懂這是傷悲,再高也……”漸漸,我進入了夢鄉……

路,在繼續延伸,延伸到我的心裏;人,在繼續跋涉,跋涉到我的靈魂深處。那路,那人,分明是一股力量,鞭笞著pt熊之舞向夢想奮進,風雨無阻,一路兼程!

上下五千年,山西幾代人。